坐鎮啟海,機動靈活反“清剿”_關于粟裕的故事

時間:2019-08-25  欄目:名人故事  

坐鎮啟海,機動靈活反“清剿”_關于粟裕的故事

1942年6月,為削弱蘇中區的新四軍,同時掠奪這一地區的人力和物力資源,南浦受命對蘇中地區進行分區“清剿”。

南浦組成以日軍1500多人、偽軍2000多人的機動突擊大隊,配以大批特務,企圖尋殲啟海地區的新四軍主力,徹底摧毀抗日地方武裝和基層政權。為此,日軍提出了“三分軍事,七分政治”的口號,成立了“清鄉”隊,準備了大量的傳單和畫報。

“清剿”發動之前,日偽軍先行在包場、六甲、呂四等地增筑據點,加修四甲壩到呂四的公路,與海啟公路構成平行線,從九門閘至青龍港、四甲至呂四建立起一道封鎖線。同時在江上、海上增派汽艇巡邏,封鎖水路交通。日軍的目的是先將新四軍困在啟東、海門地區,然后集中兵力攻打,一舉將這一地區的新四軍消滅。

面對嚴峻的形勢,粟裕將后方機關經三甲由海道北移二分區王家舍地區;抗大九分校先行結業,經二分區北移鹽東地區。機關分為前方指揮機關和后方梯隊。由粟裕指揮前方指揮機關,而后方梯隊一時沒有合適的人來指揮。粟裕即調三旅張震東來當一師參謀長,由他指揮后方梯隊。(www.itpjc.com)

12日,日軍開始對第四分區海門、啟東地區進行第一期“清剿”。日偽軍自西向東兵分六路齊頭并進,穩扎穩打,每到一地就留下一些兵力修據點。

參謀長張震東剛走馬上任時,師部駐在一個叫陳家酒店的村莊。他才到任,日偽軍就三面圍了上來,想把師部一鍋端。粟裕乘敵人包圍圈尚未合攏,當即率部向缺口轉移。

那天行軍路線是偵察科嚴振衡擬定的,也得到粟裕和張震東的批準。到了下午2點,眼看敵人就要追上來了,嚴振衡引領部隊進入一條小路,路兩旁是高高的蘆葦,十分隱蔽。但張震東看了看地圖,突然發起火來,命令部隊停止前進,對身邊的參謀喊:“走錯了,快把嚴振衡叫來!”

嚴振衡接到命令趕緊跑過來向張震東解釋說沒走錯路。粟裕聽兩人在嚷嚷,快步走了過來。嚴振衡指著地圖說:“敵人已三面圍了上來,很快就要到達這里。我們從這條小路直接插到齊安鎮南面,跳出包圍圈。”

粟裕頭腦里有一幅活地圖,說:“這條路我走過,沒錯!”

于是繼續前進,安全沖出包圍圈。突圍后,粟裕命令張震東帶機關后方梯隊跳出海啟地區,轉移到敵后通中地區去。

張震東走后,粟裕帶著作戰科長周蔚昌、警衛連、特務一連、偵察排的一部分短槍班、一部電臺、兩個給養員僅50余人留在“清剿”區內,領導全區的反“清剿”斗爭。

日軍每到一個地方,就留下一些兵力修據點。一天一夜,就可以修成一個有兩米高圍墻的據點,每個村子都會修這樣兩三個。據點設下后,日軍以一部分兵力據守,另一部分兵力“掃蕩”,每日輪換一次。

不到一個月,日偽軍把通如、海啟地區能占領的重要城鎮都占了,據點由以前的130多個增加到200多個。

南浦除了進行軍事“掃蕩”,還從政治、經濟多方面著手以徹底摧毀抗日地方武裝和基層政權。

據點構筑好后,日偽軍在據點成立辦事處,特務和“清鄉”隊進入各村莊反復搜索、清查戶口、編制保甲。

日偽軍對上層士紳一律采取爭取政策,如下委令、送聘書,高薪請士紳當參議;偽造士紳反共談話在報上發表,挑撥離間新四軍和士紳的關系。對鄉保長則籠絡爭取,查問公糧下落以及抗屬、農抗人員情況,對不從者以燒殺來威脅。對農抗會員采取逼其自首政策,迫其為敵工作,若拒絕工作或工作做得不好即行殺戮。對抗屬中的干部家屬,先利誘之,要其迫使子弟回來為敵工作,對不從者就以燒殺威脅;對戰士家屬則大肆燒殺。對地方武裝采取內奸政策,派奸細打入地方武裝,組織拖搶逃跑與集體叛變,有時甚至繞過新四軍主力專打地方武裝,以達到消滅地方武裝,孤立新四軍主力的目的。

為了離間新四軍與老百姓的關系,日偽特務及“清鄉”隊向老百姓宣傳日軍“只打新四軍,不打老百姓”,“不交公糧給新四軍,皇軍就不來掃蕩”,“趕走了新四軍才能得太平”,“中國人不打中國人”,并夸大日本在太平洋的戰績,造成日軍戰無不勝的假象來迷惑民眾。日偽還把新四軍的戰績列了一個表,但在每次勝利底下都畫個“?”,用東臺、鹽城、海安、豐利等地已被日偽占據來暗示新四軍喪師失地,民眾跟著新四軍沒有出路。

日軍所到之處大捉壯丁,同時設立“統制委員會”掠奪物資,只要是日偽可利用的東西就全部搶去,甚至桌子等家具也運往上海,沒用的就地銷毀,甚至將門板、屋梁拿去填壩塞河。還在某些地區實行“三光”政策。

為了進一步欺騙民眾,他們把搶掠來的物資或從日本運來的大批日貨進行傾銷賤賣,而且宣傳說:“新四軍打走了,才有便宜貨買,民眾才有福利。”

20日,粟裕根據敵情,以蘇中區黨委、一師、蘇中軍區聯合名義提出反“清剿”的總方針:立即全面動員,團結黨政軍民開展以反“清剿”為中心的群眾運動,以政治重于軍事的原則,堅持蘇中斗爭,爭取反“清剿”勝利,粉碎敵人的“清鄉”企圖。

粟裕讓身邊的參謀帶上偵察員分別下到武工隊里指導工作,并了解和收集“清剿”區內的情況。留在啟海地區的三旅七團、八團和南通警衛團按粟裕的指示就地堅持,展開游擊戰打擊敵人。七團和八團與敵人捉迷藏,反復糾纏,不斷予以襲擾,常常以連、排為單位尾隨在“清剿”的日偽之后,捕殺日軍和偽軍小股部隊或掉隊落單的士兵、特工人員和漢奸。日偽軍白天出擊,卻找不到新四軍的影子,只看到空曠的田野和堅壁清野的村莊。等一松懈,開始撤回據點時,新四軍卻找上門來,迅速吃掉他較弱的一股,日偽被打得焦頭爛額、首尾不能兼顧。等日偽的增援部隊趕來,新四軍早已無影無蹤。南通警衛團在梁靈光率領下化整為零,打游擊戰。敵人搞堡壘政策,他們白天修據點,新四軍就晚上破據點。

為了粉碎日軍的“清剿”計劃,粟裕又命令各部隊向日偽軍發動一次反“清剿”的總攻勢。二分區部隊襲擊了李堡、角斜的據點。25日,三分區一旅二團和三團攻克泰東唐洋區的小灶據點,斃傷日偽軍60余人,俘日軍1名、偽軍60余名。28日,四分區南通警衛團在政委張文碧和團長梁靈光的率領下,以4個連的兵力冒雨奔襲海門縣城茅家鎮,并攻入城內。斃敵偽近百人,俘偽軍警70余人,日本商人2名,繳獲槍械數十支。此戰抓的偽軍俘虜經教育后全部放掉,日本商人則送到軍區。

經審問,兩個日本商人中一個是日本某大財閥的兒子。一師以此與日方談判,成功用這個日本人換取了一大批緊缺的戰略物資(此事據當事人張文碧回憶)。此戰勝利打擊了敵人的囂張氣焰,擴大了我軍的影響,創造了新四軍抗日地方武裝攻入縣城的先例。

這仗打完沒幾天,政委張文碧被一個電報召到師部。

粟裕對他說:“張文碧,交給你一個新任務。中央、華中局決定開辟浙東敵后戰場,譚啟龍已去主持創建根據地工作,你去配合他工作。”

粟裕在6月5日發了一個給華中局及軍部建議電,建議發展的地方也不止浙東,還有皖南、蘇南、浙西、浦東。軍部收到粟裕的電報后十分謹慎,于21日報中央,認為“目前僅可準備,不宜輕動,看清大局再動”。24日,中央復電新四軍部:“所見甚是,皖南浙西只可發展游擊,我主力不可南進。”隨著浙東局勢明朗,軍部經過研究后采納了粟裕發展浙東的建議,決定從軍部、一師抽調干部加強浙東的領導力量。

昔日在江南指揮部時,粟裕反對新四軍向浙江發展,是因為其時浙江境內第三戰區國民黨軍實力雄厚,去浙江會與國民黨軍爭地爭利;現時勢轉變,從浙江沿海到福建再到廣東,沿海都被日軍占領,成了敵后地區,現在去浙東是向日軍要地。將來一旦扎下根來,在反攻時直接威脅寧、滬、杭。有戰略眼光的粟裕自然明白其中利害。

華中局做出開辟浙東敵后戰場的決定后,粟裕在蘇中區尚極度缺乏干部的情況下抽出得力部將予以支持。除張文碧外,粟裕抽調的干部還有劉亨云、余龍貴、羅百樺、余旭、張季倫、張浪、戈陽等人。他們在軍部抽調的何克希率領下踏上了奔赴浙東的征途。張文碧、劉亨云也沒有辜負粟裕的期望,他們配合譚啟龍、何克希對浙東敵后戰場的建設起了極為重要的作用。

在抗日軍民的打擊下,日偽被迫于7月初停止對海啟地區“清剿”,將重點轉向三分區。

7月6日,粟裕作出組織第二次攻擊戰的部署,令三分區按其原有部署以一團一部配合地方武裝原地堅持,二、三團轉移到適當地區休整準備在二分區范圍內對敵發動攻擊;三旅準備向敵反攻,王必成二旅、溫玉庭十八旅做好準備配合行動。未幾,日軍集中6000兵力于7月10日開始對第三分區靖江、如皋、泰興地區進行第二期“清剿”。8月9日轉至一分區江都、高郵、寶應地區進行第三期“清剿”。

如此一來,四分區又只剩下保田大隊了,四分區頓感壓力緩解。三旅發動反攻以策應其他分區的反“清剿”斗爭。

8月9日,七團和南通、東南警衛團向石港守敵偽第三十二師曹立江部發動攻擊。經過兩天一夜的激戰,俘偽該部副團長以下500余人,繳獲輕重機槍6挺、長短槍345支、電臺1部,拔除據點16個,將碉堡全部平毀,同時擊退金沙、馬塘、孫家窯增援之敵。

這個時候,身處啟海“清剿”中心區的粟裕處境極其危險。一天晚上,粟裕帶指揮所隱蔽在一個村子的一角,村前村后都有敵人在行進。日軍還跑到粟裕住房后面一戶人家,砸開房門,抓了一個人當向導。粟裕不動聲色,你不挑門簾,我就不打。

到了9月,粟裕決定帶七團跳出敵人的“清剿”圈。他率七團經過一夜的急行軍,來到了六甲鎮東北方的范公堤邊上,在那里休息了一天,準備晚上轉移到二窎鎮休整。

傍晚時,偵察參謀來報告粟裕:海面上發現敵人的幾艘大帆船,還有鋼板劃子,在急速向范公堤開進;與此同時,六甲鎮據點的敵人,集結了三四百名,也有出來騷擾的征兆;西北方向的大同鎮,敵人也增加了200多名。

粟裕一言未發,沉思片刻,斷定這是敵人想從水陸三面合圍我軍。此時,新四軍在堤內,日軍在堤外,當中只隔著一條范公堤。這時誰先占領大堤對誰有利。粟裕立即命令七團搶先占領范公堤。

6點左右,日軍靠岸登陸。粟裕在堤上一聲令下,剎那間,槍聲大作,打得日軍紛紛倒地。日軍也向堤上猛烈開火,擲彈筒發射的炮彈在堤里、堤外爆炸,子彈在空中尖叫著亂飛。七團占著有利地形,居高臨下;而日軍沒有任何可以掩蔽的地形和工事,因而死傷慘重。

戰斗中一顆子彈擊中了作戰科長周蔚昌的膝部,在他腿上穿了一個洞。粟裕聽說周蔚昌受了傷,先是一驚,知道沒什么大礙后才放了心。等到槍聲漸稀,粟裕登上大堤舉起望遠鏡一望,海灘上日本兵倒下一大片,剩余的日本兵還不死心,正組織再次沖鋒。這時,偵察員又來報:“大同鎮、六甲鎮的敵人也已出動了。”

粟裕讓七團集中輕重機槍向海灘射擊,然后全團悄悄撤出范公堤,繼續向二窎鎮進發。粟裕讓受傷的周蔚昌騎上他的小黑馬過了“清剿”區,順利轉移到二窎鎮。

av电影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