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藝術類_中國怒族

時間:2020-03-15  欄目:理論教育  

文化藝術類_中國怒族

第四節 文化藝術類

《怒族樂器嗒標[5]》 載《民族調查研究》1964年第3期。該文介紹了怒族自制的彈撥樂器嗒標,對其制作方法、定音方法和彈奏曲調等進行了介紹。同時還提供了三首嗒標彈奏曲。

《怒族的古曲舞蹈》 載《民族文化》1983年第3期。文章認為,怒族的古典舞蹈大致可分為三類:一類為反映動物形態和動態的古典舞;一類是反映怒族生產生活實踐的古典舞;另一類是“古戰舞”,即表現怒族人民不畏強暴、英勇抵抗外族侵略的舞蹈。

《怒族的民間器樂——達變[6]》 載《民族文化》1983年第4期。該文認為,“達變”是一種外形酷似琵琶的樂器,但它比琵琶小得多,只有琵琶的三分之一大。

《怒族音樂舞蹈的藝術特點》 李衛才著,載《民族文化》1987年第5期。該文從音樂、民歌(即敘事歌、喜歌)、樂器、舞蹈等幾個方面介紹了怒族民間藝術有模仿動物聲音及形態的特點。

《怒族民間故事》 葉世富、郭鴻才編,云南人民出版社1988年版。該書精選了70多個怒族民間故事,包括神話傳說、龍女故事、孤兒故事、除妖故事、愛情故事、大力士故事、生活故事、動物故事。這些民間故事真實地記錄了古代怒族人民同自然和社會邪惡勢力斗爭的英雄事跡,歌頌了他們創世立業、開拓邊疆的力量、智慧和美好情操,表達了他們不懈地追求幸福和光明的意志與愿望。

《“達比亞”、琵琶、“烏德”異同考——兼論四度定弦和聲的起源》 陳志新著,載《云南民族音樂論集》,云南人民出版社1989年版。該文認為,“達比亞”是小琵琶,其定弦方式很豐富,但與琵琶的定弦方式和觀念相去甚遠,“達比亞”自有它發生和發展的歷史,它不是琵琶的遺制,甚至也不和琵琶同源,某些方面的相似或相同只是人類早期文明發展史的一種同步現象。

《怒族藝術中的幽默美》 韋世林著,載《云南民族學院學報》1992年第4期。該文從怒族的宗教藝術、民俗藝術、文化背景三個方面探討了怒族文化藝術中的幽默藝術。

《怒族獨龍族民間故事選》 葉世富、陳榮祥、左玉堂編,上海文藝出版社1994年版。該書選編了63個怒族民間故事,包括神話、傳說、故事、笑話、寓言等。這些故事極富民族特色,不僅具有文學價值,而且對于歷史學、社會學、民族學、民俗學等學科的研究,有一定的參考價值。

《詛咒崖》 彭兆清著,云南民族出版社1996年版。該書是怒族著名作家彭兆清的第一部小說集,共收錄短篇小說8篇。

《解放前基督教對怒族文化教育的影響》 載《民族學調查研究》1996年第3期。該文認為,基督教傳入中國的性質本身就是文化侵略,但在客觀上對推動怒族的文化教育發展也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1949年前的怒族教育》 載《民族教育研究》1996年第4期。該文認為,新中國成立前怒族教育與原始宗教活動相互交織,口耳相傳以及模仿是傳統文化教育的主要手段。此外,還有《云南少數民族教育論文集》(云南省教育委員會編,云南民族出版社1995年版),闡述了有關怒族教育發展的歷史與現狀、存在的困難和問題以及改進措施和建議等。

《怒族的原始教育》 陶天麟著,載《民族調查研究》1996年第4期。該文認為怒族需要教育來保證自身的生存與發展,怒族的原始教育正是在這種最基本的需要之下自然產生的。怒族原始教育的種類主要有語言教育、游戲教育、禮儀教育、狩獵教育、采集教育、刀耕火種教育、捕魚教育、手工業教育、畜牧業教育9個方面。

《云南少數民族傳統文化保存教育芻議——以怒江峽谷諸民族為例》 李子賢著,載《思想戰線》1998年第4期。該文指出,令人擔憂的民族文化現象(怒族為其中之一),傳統的民俗活動及家教、祭祀已逐漸簡化(如喪葬、婚禮)或減少(如驅鬼),有的則已消亡(如祭獵神)。作者認為,為使少數民族的傳統文化得以傳承,應建立博物館即建立少數民族傳統文化保存教育基地、文化傳習館,保護少數民族民間藝人,讓其傳承下去,并利用現代化手段,以錄像、錄音等方式保存傳統文化,同時在少數民族地區的中小學教育中,進行少數民族傳統文化保存教育。

《怒族文化大觀》 劉達成主編,云南民族出版社1999年版,系《云南民族文化大觀叢書》。該書記述了怒族的歷史淵源、語言文字、宗教信仰、風俗習慣、倫理道德、天文歷法、文學藝術、科學技術、教育體育、哲學思想、政治和軍事、新聞出版、醫藥衛生、建筑名勝、商業貿易、交通通信、經濟生產、怒族文化與各族文化的交流和影響等方面的情況,比較系統地反映了怒族所處的特殊的自然地理、人文地理環境和與之相聯系的生產、生活方式,充分展示了多姿多彩的怒族文化生態在整個中華民族文化中的地位。

《歌聲飛出心窩窩》 曲路主編,云南民族出版社2003年版。該書共精選了李衛才收集整理及創作的56首音樂作品。《歌聲飛出心窩窩》即是其中一首享譽大江南北,唱響全中國的代表作。這些音樂作品膾炙人口,影響廣泛,迄今在怒江各族人民群眾中仍廣為傳唱。(www.itpjc.com)

《怒族文學簡史》 攸延春著,云南民族出版社2003年版。該書共設8章,第一章怒族概況,第二章神話傳說,第三章古歌謠,第四章故事的興起,第五章民族關系的變化與怒族社會結構的變遷,第六章故事的發展與成熟——怒族民間故事大觀,第七章雪山峽谷的韻律——怒族民歌,第八章方興未艾的怒族當代文學。

《首屆怒江大峽谷民族文化學術研討會論文集》 程常榮、李紹恩主編,2004年以內部資料的形式印發。該文集分綜合篇、民俗文化、民間文藝、民族源流、哲學、宗教、其他等部分,其中有怒族的圖騰崇拜、歌謠淺析、音樂、舞蹈、“乃仍節”朝山文化、獵神崇拜與獵神歌等方面的文章。

《靈性的土地》 彭兆清著,遠方出版社2005年版。該書匯集了作者已發表和新創作的作品48篇,大都是介紹故鄉的神奇美麗、奇趣的風土人情,反映在黨的領導下故鄉發生的巨變,歌頌鄉情、友情、親情。

《兔峨土司衙署印象》 李紹智編著,云南出版集團云南美術出版社2007年版。兔峨土司衙署是蘭坪縣乃至怒江州境內重要的歷史文化遺存之一,具有較高的人文科研價值和旅游開發價值。1998年被云南省人民政府批準公布為省級重點文物保護單位,是我國迄今唯一保存最完好的白族土司衙署建筑。該畫冊共收錄珍貴圖片122幅,從不同的角度全方位地記錄了兔峨土司衙署的歷史變遷、建筑風格、書畫作品,將人文地理、歷史文化、民族文化巧妙地融為一體,進一步展現其鮮為人知的文化內涵,將原生態民俗民風與現代怒族人文情景融入其中。

《婚禮歌》 葉世富搜集整理,2007年11月以內部資料形式印發。該書分序歌、創道、談情、牧羊、剪毛、織毯、接親7個章節,長達3000多行,章節之間銜接自然、流暢、嚴謹,是迄今為止發現的第一部怒族民間長歌,也是研究怒族社會歷史、意識形態、文學藝術、民風民俗和生產生活等方面不可多得的珍貴資料。

《丙中洛阿怒民歌》 何林、丁愛華著,云南出版集團公司、云南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系教育部人文社會科學重點研究基地云南大學西南邊疆少數民族研究中心項目——非物質文化遺產的田野圖像。該書設有概況、阿怒人與阿怒民歌、阿怒“本曲”、阿怒“可汝”、其他民歌形式、余論,附129張彩色圖片,50萬字。該書為讀者了解貢山縣丙中洛阿怒支系的民歌形式和文化意義,提供了第一手資料。

《福貢縣民間文學集成卷》 霜現月、管云東主編,系《云南民間文學集成》(內部刊行)。該書集福貢縣傈僳族、怒族民間文學之大成,容納了許多神話、傳說、故事、歌謠和諺語,這些作品形象鮮明、情節離奇、色彩浪漫、滑稽詼諧。透過這些作品便可體味到傈僳族、怒族在怒江峽谷生存、繁衍的心路歷程,它是研究傈僳族、怒族的傳統意識和社會心理、物質文化及精神文化的有益讀物。

【注釋】

[1]王國祥:《怒族研究史略》,載《怒江州民族文史資料叢書·怒族》,云南民族出版社,2007年,第8~14頁。

[2]《怒族簡史》編寫組:《中國少數民族簡史叢書:怒族簡史》,云南人民出版社,1987年。

[3]指親歷、親見、親聞某些事件的人士。

[4]指兄亡故,弟未婚者可占嫂為妻。

[5]怒族民間主要傳統樂器——“達比亞”的別稱。

[6]怒族民間主要傳統樂器——“達比亞”的別稱。

av电影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