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頁 ? 百科知識 ?董光璧等人對易學與科學關系的研究

董光璧等人對易學與科學關系的研究

時間:2020-09-16 百科知識

董光璧等人對易學與科學關系的研究_當代中國哲學史學史

易學與科學也是20世紀90年代易學研究的熱點,計有十數種書籍出版。如朱伯崑主編的《易學中的科技思維》、董光璧的《易學與科技》、《易學科學史綱》、李樹青的《周易與現代自然科學》、丘亮輝的《周易與自然科學研究》、歐陽維誠的《周易的數學原理》,等等,唐明邦《當代易學與時代精神》一書也有專章論述易學與科技的關系。(www.itpjc.com)

“易學科學”概念是否成立?董光璧指出,《周易》經傳的產生與歐洲的現代科學并沒有直接關系,不過,按照巴特菲爾德等人的科學史觀,應從歷史的境遇中重新闡釋科學思想。科學與非科學在歷史上并非無關,而是在一個整體中關聯著的,那么,“易學科學史”是可以成立的。[207]董光璧認為,易學對中國科學范式的影響可以分為宇宙秩序、方法論和科學觀三個層次。在宇宙秩序層次,《易傳》關于在宇宙秩序的原理是生成原理、循環原理、感應論,其方法論原則是符號化原則、數字化原則、理論化原則,在科學觀方面是天人合一。[208]易學對科學影響最大的方面表現在數學、醫學和丹學。在《易學與科技》中,董光璧進一步把易學的方法歸納為“象數論”、“比類論”和“實驗論”。象數論指易學的符號化特征,但中國沒有創造出近代科學符號系統。比類論是“一種以功能模型為參照對事物進行分類和類比數理的理論”,實驗論是從觀察進一步發展到測驗、試驗、質測、實測等概念而形成的一種科學方法論。[209]董光璧認為,歷史上易學曾經促成了中國古代三次科學高峰:魏晉易學玄學化促進了南北朝科學的理性化傾向、易學數理觀促進了宋元數理科學,“格物窮理”說促進了晚明科技的綜合光彩。[210]易道所旁及的天文、地理、算術等,大體可以稱為科學。[211]唐明邦也分析了易學對于中國古代數學、天文、歷法、醫學等學科的影響。[212]祁洞之在《周易的自然哲學基礎》中指出,西方哲學探討的是“關聯著的存在”,中國哲學回答的重心為“存在之間的關聯”,前者發展出一種“分析本體論”哲學,后者形成“功能本體論”哲學。過去對中國自然科學認識的偏差在于沒有認識到功能本體論的特點,“五四”時期傳入的是17世紀以來的以牛頓經典力學為代表的科學。西方科學已經發展到重視功能本體論,功能本體論和分析本體論應相互結合。

董光璧區分了“易科學”和“科學易”兩個概念,指出后者是用科學的態度研究《周易》,是易學家的事情;前者是“以易學治科學”,即以易學觀念、方法的啟迪進行新知識的創造,兩者的差異是“理解”和“創造”的差異。他肯定了易學的科學性,指出現代物理學的“和諧的宇宙圖像”與傳統易學宇宙觀有相似之處,這表明易學與“當代科學的新觀念在方向上的一致性”。不過,他也指出:“萬萬不可誤認為這些科學的新觀念產生自易學。”[213]“在現代自然科學發展趨勢似乎在某種程度上要求回到中國古代人的自然觀的情況下,為了促進自然科學的發展,我們面臨一個‘重新創造’真理的任務。重新創造真理需要嚴肅的科學態度,決不是把古典著作中的某些概念和現代自然科學的術語作簡單的比附所能做得到的。盡管許多人付出了不少心力,易學科學至今尚無一成功之例。”[214]由此批判了把易學與科學不嚴肅地比附的“偽科學”、“病科學”、“丑科學”的態度。董光璧對于易學與科學關系的研究,是科學的理性化態度的產物,也是對于當時籠罩在《周易》研究領域的神秘氣氛和思維的批判。

av电影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