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頁 ? 百科知識 ?帛書《易傳》學派歸屬的爭論_當代中國哲學史學史

帛書《易傳》學派歸屬的爭論_當代中國哲學史學史

時間:2020-09-16 百科知識

帛書《易傳》學派歸屬的爭論_當代中國哲學史學史

1973年12月,考古工作者在長沙市東郊馬王堆第三號墓出土了一批寫在縑帛上的書籍,其中包括《周易》的部分內容,即《六十四卦》、《六十四卦》卷后佚書和《系辭》。《六十四卦》卷后佚書被整理為《二三子問》、《易之義》、《要》、《繆合》、《昭力》。帛書六十四卦和通行本《周易》的卦序完全不同、卦名也有不少差異。關于帛書《六十四卦》和通行本的先后、版本的系統問題等,張政烺、李學勤、于豪亮、韓仲民等都有研究。不少學者撰寫了關于帛書《周易》的書籍,如張立文的《帛書周易注譯》、廖名春的《帛書周易》、鄧球柏的《帛書周易校釋》、韓仲民的《帛易說略》、邢文的《帛書周易研究》。陳鼓應主編的《道家文化研究》出版了《馬王堆帛書專號》。和今本比,帛書《系辭》字數少,關鍵的概念差異是通行本的“太極”在帛書中為“大恒”,通行本的“象”在帛書中為“馬”。(www.itpjc.com)

陳鼓應認為,帛書《系辭》為最早的道家傳本,帛書本比今少的部分,散見于《要》、《易之義》等篇,今本《系辭》不見于帛書《系辭》的部分乃是漢代經師抽取《要》、《易之義》等篇續貂而成。這些段落強化了《易傳》與儒家的聯系,如無這些部分,《易傳》與道家的關系會更加明顯。帛書所缺少的部分,恰好為儒家色彩最濃部分,如:(1)“子曰,顏氏之子”;(2)“三陳九德”;(3)與文王的關系。儒家的故事系統為堯舜文武周公,道家的托古系統為伏羲、神農、黃帝。《易》非儒家之典籍,把《易》歸為儒是漢儒的編造,漢儒司馬遷編造了孔子撰寫《十翼》之說。[169]總之,《系辭》的道家色彩很濃,可能是戰國時期道家學派的一個傳本。王葆玹贊同陳鼓應的觀點,也主張《系辭》為道家作品。《易之義》與《系辭》是不同的作品,不包括《易之義》在內的帛書《系辭》是道家作品。[170]王葆玹指出,帛書本的許多跡象表明它是早出的。如通行本“乾以易知,坤以簡能”的“知”,根據帛書本“乾以易,坤以簡,易則易知,簡則易從”可知為贅文;通行本“顯諸仁,藏諸用,鼓萬物而不與圣人同憂”語義不如帛書本“圣者仁,狀者勇,鼓萬物而不與眾人同憂”文義通暢,且與《系辭》關于圣人的議論同。通行本“夫易,開物成務,冒天下之道”,帛書本為“夫易,古物定命,樂天下之道”。“古”字為“占”的誤寫,“占物定命”與《系辭》主旨一致。通行本“圣人以此洗心,退藏于密”,帛書本“圣人以此佚心,內藏于閉”,帛書優于通行本。通行本“乾坤毀則無以見易,易不可見則乾坤或幾乎息矣”,帛書本為“鍵川毀則無以見易。易不可見,則鍵川不可見。鍵川不可見,則乾坤或幾乎息矣”,可知通行本當為脫誤。通行本第二章“何以守位曰仁”,帛書本為“何以守位曰人”與下文“何以聚人曰財”吻合。通行本修辭勝過帛書本,正說明帛書本較為古樸。由以上可以斷定,帛書本與古文原本較近。帛書本沒有“太極”,為“大恒”,即“太恒”,此即是“道”,后來為避漢文帝諱而改為“太極”。《莊子》文中的“太極之先”,“太極”應為“六極”。西漢時期學者還沒有以“太極”為易的最高概念。總之,通行本富于儒家色彩的句子帛書本均沒有,而關于伏羲、神農、黃帝的述評卻很多,可見帛書《系辭》屬于道家無疑。[171]王葆玹認為,存在一個道家的傳《易》系統,如顏斶、司馬季主、淮南九師等。“帛書《系辭》及其古文祖本,便是出自道家人物的手筆。由帛書《系辭》到通行本《系辭》的變化,乃是儒者‘正易傳’的結果。”[172]《史記》中司馬談說“正易傳”,可見當時“正易傳”對于西漢前期儒道來說都是很重要的事情,儒家“正易傳”的結果就是道家傳易的消失。

也有不少學者認為,帛書《系辭》仍應定為儒家作品。廖名春認為,原始《系辭》乃是儒家作品。《易之義》與通行本《系辭》相同的數百字都抄自《系辭》祖本。[173]蕭漢明指出,《彖傳》、《系辭》是否屬于道家,存在疑問。證據之一是魏伯陽《周易參同契》名言“歌敘大易,三圣名言”,將《易傳》歸之于孔子。《莊子·天下篇》說:“鄒魯縉紳先生多能明之……《易》以道陰陽。”道陰陽的,恰好是《易傳》。[174]張立文也同意此論,他指出,《帛書》六十四卦的順序是在上下卦的區分的基礎上重卦而成,不是按照覆、變的原則,不表現“交易”和“對待”,只表現“變易”的流行,可能是別本《周易》。[175]根據大象傳的體例,帛書“天行鍵,君子以自強不息”,“天行”為天道運行,“鍵”,借為“乾”。地勢坤,“坤”字古本作“巛”,為“順”的假借,被孔穎達改為“坤”。《帛書周易》作“川”,“川”即“巛”,故作“地勢順”,川、巛、水,古文同。地勢順,乃是順承天道。[176]《易經》成書早于儒道,因此本身并不是儒、道的經典。《易傳》的出現使《易經》儒學化了,[177]但《易傳》也吸收了陰陽家、道家的思想。完全肯定《易傳》為孔子所作固然不可,但完全否認孔子與《易傳》的關系,也是不恰當的。《易傳》的一些內容,可能是孔子晚年口述,由門人記錄或后學根據他的思想寫成。[178]還有一種觀點是易非儒非道說。如王德有提出:“易就是易,既非儒亦非道;是儒道兩家分別吸取了易,而不是易歸屬于儒或歸屬于道。”[179]從方法上說,“易在前而儒在后,說易為儒家學說不合邏輯”,以《易》為儒家典籍是漢代的觀點。認為易屬于道家理論同樣也不充分,易的很多內容也是道家所不能包含的。把易歸為道家學說和歸為儒家學說一樣在邏輯上不成立。如《周易》講仁義、尊卑,都是道家所反對的。漢代董仲舒吸收陰陽說,儒家接受了陰陽說,此后把易納入儒家。總之“先秦易學非儒非道,自為一家;漢代以后,易學分流,不獨屬儒亦不獨屬道”。[180]張其成認為,“易道”共同構成了中華文化的主干。[181]

av电影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