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頁 ? 百科知識 ?“易學熱”的反省和對易學研究的方法論的反思

“易學熱”的反省和對易學研究的方法論的反思

時間:2020-09-16 百科知識

“易學熱”的反省和對易學研究的方法論的反思_當代中國哲學史學史

方法的探索也是20世紀90年代易學研究的重要特色。80年代中后期至90年代初的《周易》熱中,不乏所謂“科學預測”的術士行徑,不少學者對此都提出了嚴厲的批評。任繼愈指出,必須“駁斥那些以艱深文其淺陋的江湖術士行徑”;[150]反對“把《周易》擴大化、現代化,把現代的科技文化的新成果、新理論,都說成是《周易》早已有之”;指出“必須堅持歷史唯物主義的方法”,“通過百家爭鳴,形成不同的流派”。朱伯崑強調,“《周易》文化的價值在學不在術”。[151]此外,王葆玹、[152]白奚、孫熙國、[153]王新春等人都對“周易熱”中的“算卦熱”進行了抨擊。[154](www.itpjc.com)

劉正認為,近十年易學研究的方法大體分為古典派和現代派兩種,古典派的方法為象數、義理和訓詁考據。但是,象數易不是《周易》發生學的首要問題,不能用兩漢象數易學思想和觀點去檢查《周易》的起源及其原始思想這一《周易》前史問題,如互體至多只能說明是《左傳·莊公二十二年》前就有的解卦方法,但無確鑿證據表明是《易》作者的方法。義理派也有此類問題,如《荀子·大略》說咸卦夫婦之道,這只是荀子的解釋。義理派的許多闡發,并不符合古代思維發展的規律,實際上是以今釋古。訓詁易學時常“用文字訓詁和翻譯來代替對經文哲學思想的分析”。象數、義理都是用《周易》的本史說明其前史,陳舊乏力。現代派的研究方法有科學派、馬列派、考古派,科學易與其說是研究易學,不如說是用現代科技解釋周易,違背歷史唯物主義原則,根本上是錯誤的。《周易》和馬克思主義哲學是不同的。高亨用事物的矛盾對立和運動變化解釋六十四卦的創造和運用,其實是“硬將《易經》的產生歸結為作者觀察事物和分析事物的馬克思主義的方法,實屬不當”。[155]李申打破象數和義理的區別,認為這兩派其實是“發揮派”和“本義派”。易本“卜筮之書”,《易傳》出現之后完成了自身的轉換,成為“用天道、人道,即自然的和社會倫理的法則給人指導”的書,于是研究這些法則便是后世易學家們的主要事業。“所謂發揮,就是講述他們所發現的法則。”[156]但是,過度發揮也會引起一些思想家的憂慮,這樣就會產生本義派。朱熹易學的最大功績是他看到易本“卜筮之書”,“古人占不待辭”,孔子易非文王易,文王易非伏羲易。這在原則上是正確的。從郭沫若以來,現代易學基本上是本義派。李申認為,“《周易》熱”中出現的主要是發揮派,其特點有三:“一是把古代發揮派所發揮的、原本不是《周易》的東西說成是《周易》的內容;二是對《周易》及古代易學成果作自由度很大的詮釋;三是依據這種詮釋說,《周易》已包含了現代社會才發展出來的某些知識原則。三者合一,就是不適當地抬高了《周易》的地位。”[157]和劉正一樣,李申認為,要從《周易》中引申出微觀、高速的領域的規律,原則上是不可能的。《周易》的價值在于“不僅表明了我們中華民族的認識能力和創造能力,而且表明了這些認識能力和創造能力的不斷發展”。

對于李申的觀點,王新春認為,從詮釋學的角度看,每一時代都有自己的易學,不可能完全重現易學的原貌,所有研究都可以說是“發揮派”。這也是歷代易學“以述為作”的詮釋學特點所在。與其審視哪一種解釋說明了易學的本義,不如超出這一層基礎的層面,從詮釋學的角度審視其詮釋與闡衍的思想史、哲學史的價值與意義。看其新意何在,哲學貢獻是什么,從而給以合理的歷史定位。沒有這一視野,很難研究好易學。[158]總體言之,20世紀90年代《周易》研究,一方面呈現出多彩的局面,另一方面,還缺乏得到學界公認的方法的突破。

av电影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