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首頁 ? 百科知識 ?關于道教哲學研究_當代中國哲學史學史

    關于道教哲學研究_當代中國哲學史學史

    時間:2020-09-16 百科知識 聯系我們

    關于道教哲學研究_當代中國哲學史學史

    道教哲學在20世紀80年代以前幾乎屬于空白。1980年后,隨著中國哲學研究新領域的開拓,道教哲學逐漸進入學者視野。80年代的道教研究還屬于開拓性質,主要表現在多集中于關于道教史的介紹,以及開展道教史和道教哲學研究的呼吁,如《道教史瑣談》、[354]《道教略識》、[355]《中國道教史提綱》、[356]《關于道教研究的幾個問題》、[357]《中國道教史》,[358]就哲學本身進行的研究還較少見。

    關于道教史,鐘肇鵬指出,應該包括道教的源流、理論、經典三方面。源流部分應說明其起源、流派、傳承等;理論部分即道教思想史,屬于哲學史的內容;經典部分屬于文獻學。[359]對于道教和道家的關系以及道教的起源和發展,鐘肇鵬、卿希泰、金棹等人都進行了研究,其基本特點是強調道教和道家的聯系,這是對馮友蘭等人強調道家與道教的區別的逆動,也可視為對于兩者關系認識的深入。鐘肇鵬認為,道教雖然和道家并非一回事,但道教的產生和道家有一定的思想淵源。《老子》講過“長生久視之道”的問題,《史記·老子列傳》說過老子“以其修道而養壽”,《論衡·道虛篇》也說過“老子之道,可為度世”,道教吸收了這些說法,提出老子為道教教主。道教同時也吸取了中國古代原始宗教、巫術迷信、神仙家的服食煉養、辟谷延年、養生家的導引行氣以及祭祀鬼神、五行說、讖緯等。“上標老子、次述神仙、下襲張陵”,形成了原始道教。金棹認為,東漢末期,社會政治經濟嚴重危機,地震等天災不斷,疾疫流行,漢世已衰成為社會的普遍感覺,祈求太平則成為社會普遍的愿望。道教的核心觀念就是“太平將至”。道教綜合了儒家的經世治國學說,道家關于“氣”的學說、兩漢的讖緯神學、原始宗教巫術、方術以及自然科學、醫學、養生方面的內容;這些內容最終能夠成為道教,關鍵在于西漢以來世俗文化宗教化的傾向。董仲舒的天人感應說、尤其是讖緯神學的廣泛流傳等,對于道教有很大的影響。道教作為一種宗教,具有對于神的膜拜和對于人的力量的依賴的奇異結合,這一特點在道教的目標由“救世”轉為成仙修道的“度世”以后,仍然存在。神仙可學而至,“我命在我不在天”都是其表現。道教以積極有為的姿態出現,與其要應付的社會危機和現實苦難使命有關。總之,道教的出現,本質上是一種社會運動,而不是一種單純的文化思潮。

    卿希泰也認為,道家哲學乃是道教的思想來源之一。道教以老子《道德經》為主要經典,老子的“道”玄之又玄,十分神秘,莊子把道家解釋為萬古長存,得道后可以長生久視,可以成仙的思想,這些為道教所吸收,道教的基本信仰就是“道”。道教從宗教的角度把“道”解釋為“神異之物”、“靈而有信”;又把“道”與元氣說結合起來,把老子看作“道”的化身。東漢章帝、明帝時,益州太守王阜作《老子圣母碑》就說“老子者,道也”;張道陵《老子想爾注》也把老子作為道德化身。老子、“道”在道教中成為太上老君,天地萬物的化身,信“道”成為信神,尊崇老子成為崇奉天神。先秦道家演變為黃老之學,黃老之學的養生之術又演變為道教的修煉方術。在卿希泰看來,道教也吸收了儒家的倫理綱常思想。道教把遵守綱常與得道成仙結合起來,比儒家單講三綱五常更能發揮維護封建等級制度的作用。董仲舒的方術思想、讖緯神學關于修仙的思想,都成為道教利用的資料。此外,《易》學和陰陽五行思想對于道教也有較大的影響。東漢魏伯陽的《周易參同契》就是假借周易爻象論述成仙的方法的。道教也吸收了墨家尊天明鬼的思想,其中的自食其力、互利互助的思想也影響了《太平經》。道教中有些方術,也假托墨子之名。此外,道教還吸收了道教之前的神仙思想和神仙方術。總之,道教對傳統文化作了多方面的吸收,所以,馬端臨說它“雜而多端”。[360]

    關于道教發展的歷史,金棹認為,東漢晚期作為道教正式產生的開端,其標志是出現了《太平經》等道教經典以及太平道、五斗米教等組織以及一定的教規、教儀和崇拜的神靈等。[361]鐘肇鵬指出,道教最初的教團有北方的太平道、南方的五斗米道。太平道奉《太平經》為經典。五斗米道創始人為張道陵,奉《老子》為經典,張道陵又稱天師,故此道也稱為天師道。魏晉后葛洪創立了金丹道,近代還出現了“靈寶派”,奉《靈寶經》為首經。南北朝時道教分裂為南北兩派。北魏道士寇謙之對道教進行了一番改造,形成新天師道,主張“兼修儒教,佐國扶民”,得到北魏政權的支持,被尊為“國師”。南朝陸靜修“祖述三張,弘衍二葛”,把天師道和金丹道結合起來,并吸收了佛教的教義儀規,制定了較為完備的道教科儀。陸靜修還結集道經,稱為“三洞”,為后世編輯《道藏》奠定了基礎。這一派成為南天師道。陸靜修的弟子是陶弘景。唐宋時期是道教大發展時期。唐朝王室自稱老子后裔,追封老子為“太上玄元皇帝”,《老子》成為科考內容;修建道觀、編修《道藏》等,道教學者輩出。五代時杜光廷、譚峭、陳摶,北宋時張伯端、陳景元都是著名的道士。這一時期也是外丹向內丹轉化的時期。南宋的新道教派別有:王重陽的“全真道”、肖抱珍的“太一道”、劉德仁的“真大道教”、南宋何真公的“靜明道”等。[362]關于張角和《太平經》的關系,朱伯崑認為,張角不是根據《太平清領書》而是在批判它的基礎上建立自己的“太平道”的。《太平經》維護漢朝統治,其中心思想是鼓吹“君、臣、民合成一家”。[363]《太平經》因襲了緯書的“木王、火相、土亡、金囚、水衰”的說法,而張角起義的口號是“蒼天已死,黃天當立”,“黃天”為土,是和《太平經》相反的。[364](www.itpjc.com)

    鐘肇鵬指出,神仙思想是道教的核心。道教繼承了方仙道,肯定神仙,并提出了修仙的途徑和方法。宗教都有一個彼岸的天國思想,只有道教認為,人可以不死,肉體可以成仙。道教最主要的方法是煉丹,分為內、外丹。外丹是用各種礦物質煉制丹藥,唐朝不少皇帝死于丹藥,所以外丹衰微,內丹興起。內丹把古代哲學關于精氣神的理論加以提煉,主張三者的統一是“形”,長生不死就是要保持精氣神與形的統一。內丹說把人體比作爐子,精氣神為烹煉對象,煉丹的過程是逆過程,就是使人返歸本原,煉精化氣、煉氣化神、煉神還虛,復歸于道。[365]關于道教的理論基礎,陳兵認為,道教徒心目中的道是一種根源性的終極實在,其屬性中以“無名”最為根本。道教對于道的解釋有四種。第一種是從有神論的角度出發,“以道為最高教主神”。第二種是發揮《老子》、《淮南子》以及漢代讖緯神學的天地萬物生成說,從宇宙論的角度出發,“以道為萬物始原元氣或元氣之根,以道為氣、元氣、祖炁”等。從宇宙論出發的另一角度是“以道為元氣本源”。[366]這一學說認為,萬物產生后,道普遍存在于萬物之中。第三種解釋是從訓詁出發,把道解釋為“理、通、導、由、道路”等。第四種是從唯心論出發,“以道為人的心、神、或‘元神’、‘真心’、‘真性’、‘本心’”。[367]這種說法來自佛教的影響。北宋以來,受禪宗的影響,以“道”為人的真心、真性成為道教主流。道教徒對于“道”的解釋雖然各不相同,但都是本著道無名無形、有情有信的角度進行發揮。道教對于“道”的解釋可以分為三個階段:漢魏到南北朝,從生成論的角度把“道”視為至上神,“道”主要是神學的命題;隋至北宋,道教集中建立哲理化的教義體系,道教以探討人心稟賦的“道”——性命為中心,從實踐方面說明明心見性、性命雙修之道,這時“道”是心性論、實踐論的命題;從外在的“道”指向內在于人心的“道”,與其他宗教神學發展的軌跡一致。[368]

    湯一介探討了早期道教關于生死問題的理論,他指出,“漢末道教所要解決的中心問題就是生死問題,并且以如何求得‘長生’為其目標”。佛教認為,人只有形神分離,擺脫輪回,才能脫離苦海。道教主張肉體成仙,人的身體和精神結合在一起長生不死,才能離開煩惱,進入超現實的世界。先秦時期神仙家主張肉體不死,靈魂常駐于肉體而超生,道教就是沿著神仙家的思想而發展的。關于超生死成仙的解脫方法,早期道教都主張“神仙由積學而至”,所以特別注重身體的修煉,金丹、養氣、符箓、辟谷、房中術。佛教靠內心證悟,道教靠外力。道教認為形神不離。戰國時期管子學派把精神解釋為“精氣”,這種觀點被道教所改造吸收,成為長生不死的理論根據。道教認為,既然肉體和精神都是由氣構成的,所以兩者就可以永遠結合在一起;只要把氣養好了,就可以長生久視,肉體成仙。成仙后,氣還可以成為支配萬物的力量。氣具有精神性、道德性和社會性。[369]

    關于道教的思維方式及其與中國文化的關系問題,也得到了探討。劉仲宇認為,“流動范疇”是道教思維方式的基礎,道教強調羽化,“化”是道教思維第一要義。變化在道教中貫穿一切重要方面,不僅一般事物,神仙也能變化;道不僅自身變,也鼓動萬物變化。道教強調,變化來源于《周易》和《老子》的“反者道之動”和“一陰一陽之謂道”。“道”是宇宙的起點,人是宇宙的產物,人和“道”隔著宇宙,道教的歸根返元思想就是人和“道”合一。這個過程分為順逆兩方面。順逆也是道教的重要范疇。變化、甚至宇宙演化都是可逆的,是道教的一個特點。順自然變化則成人,逆而返修則成為仙佛。對于宇宙演化問題,儒家但主張順,不主張逆。逆行是人掌握了宇宙規律后所從事的追求,這是道教在其宗教思想中容納了較多的科學思維的萌芽。道教的第二個思維特征是“以象數為工具的唯象思維”。《周易參同契》、《悟真篇》、《性命圭旨》都體現了這一特點。如以乾坤為爐,坎離為鉛、汞大藥,以日月來解釋煉丹的變化等。道教借助形象直觀的方法不僅描述煉丹的過程,也解釋其原理,其中包含著整體性和系統性的思想。道教認為,煉丹之所以可能,須從藥料在陰陽五行中的屬性和地位來理解。煉丹是一個周密運行的變化系統,內丹尤其如此,道教徒以恍惚、杳冥、乍沉乍浮加以說明。所以,內丹說強調領悟、靈感和體驗,把審美、頓悟等結合在一起。這種思維方式也來源于《周易》,易歷來分象數、義理兩派,道教較多地繼承了象數派的思維方式。[370]關于道教在中國傳統文化中的地位,卿希泰指出,道教在長期的發展過程中與儒、釋相互排斥吸收,對于中國文化也產生了較大的影響。宋明理學吸收了道教的思想。唐代司馬承禎的守靜去欲理論為宋儒所吸收,周敦頤、邵雍都淵源于道士陳摶。南宋朱熹曾托名“空同道士鄒?”為《參同契》作注,他把道教的宇宙圖式理論和主靜去欲思想相結合,構建了自己的客觀唯心主義體系。道教對于文學藝術也有較大影響。不少戲曲詞賦的主題都是道教神仙,典型的有“游仙詩”等。道教對于科技的影響,更是不容忽視的。[371]

    卿希泰主編的《中國道教史》把道教史分為四個階段。第一階段是初創和改造期。張道陵的五斗米教和張角的太平道都是原始道教,東漢時葛洪在《抱樸子內篇》中總結了戰國以來的神仙方法,提出內以神仙養生,外以儒家應世的思想,南北朝時經過寇謙之和陸靜修對道教儀規的修訂,道教逐漸成熟。隋唐到北宋是道教的興盛階段,其特點是道教社會地位提高、道教徒人數大增、組織更為強大、道教書籍大量刻印等。南宋至明代道教內部宗派紛起,在思想上各派都大量吸收儒釋思想,尤其是吸收理學思想。元代道教分為正一和全真道兩派。明廷對于正一派道教比較支持,在正統年間分別編輯了《正統道藏》和《續道藏》;明代道教還出版了各種勸善書。明代以后,道教進入衰落時期。關于研究道教史的意義,卿希泰指出,道教長期得到統治者的支持,研究道教史,可以更加全面地理解中國政治與歷史;中國思想長期儒、道、釋三家融合,相互吸收,研究道教,可以更加全面地理解中國思想史。此外,道教對于文學、藝術、尤其是科學技術也都有影響。關于研究的方法,卿希泰強調以馬克思主義唯物辯證法為指導,實事求是,具體問題具體分析等。[372]

    av电影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