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代哲學再評價_當代中國哲學史學史

時間:2020-09-15  欄目:百科知識  

漢代哲學再評價_當代中國哲學史學史

(一)董仲舒哲學的再評價

如前所述,“文革”結束后對董仲舒哲學的再評價應當包括對“文革”前和“文革”期間兩段研究的反思,但是,與“文革”結束后的孔子研究相比,關于董仲舒的研究,缺乏對“文革”后期“評法批儒”一段的反思。

金春峰提出,要“克服思想史研究中無條件地全盤否定唯心主義歷史作用的簡單化傾向”,重新評價董仲舒的哲學。他認為,董仲舒的“天論”不能簡單地歸結為神學目的論。董仲舒的“天”有神靈之天、道德之天和自然之天三重含義。神靈之天是沿襲先秦以來的說法,不是他獨創,主要限于論證君權神授。自然之天是宇宙的總稱及自然運行的具體規律,從屬于道德之天;道德之天從屬于神靈之天。董仲舒有時又把自然規律稱為“天意”。“天人感應”所包含的災異譴告是荒唐的神學目的論思想,但“天人感應”中又包含以氣為中介的機械式反應,前者是神秘的,后者卻不是神秘的。這種兩重性矛盾是天人感應思想的基本特征。[325]“天人感應”“并非完全是應該拋棄的垃圾”,其積極意義在于,在承認天的主宰性的前提下,“對人的主觀能動性給予了充分的強調和重視,反映了當時地主階級積極有為的精神狀態”,強調了“人為”的作用,“天人感應”的非神論方面成為反對方士的迷信活動的武器;性三品說也強調了人的后天的作用。關于董仲舒的社會哲學思想,金春峰認為是“仁德”思想,應給予全面評價。仁德思想包括反對豪強地主對土地的兼并,鹽鐵歸于民,官吏不許與民爭利,去專殺之威,解放社會生產力等,這些都具有進步的性質。關于“罷黜百家”的社會歷史作用,金春峰指出,“罷黜百家,獨尊儒術”有利于鞏固大一統的中央集權,削弱和打擊地方割據分裂活動,其出發點是鞏固政治統一,而不是針對學術上的百家爭鳴。從時間上看,“罷黜百家”是百家爭鳴結束的結果,而不是導致其結束的原因。“罷黜百家”有鉗制思想的一面,但儒家也保存了歷史典籍,創辦了各類學校,提高了知識分子的地位和作用。另外,“罷黜百家”也不是禁絕各家著作和思想,而是不以百家為統治思想,舉賢良方正不取“百家”而已。關于董仲舒哲學思想的歷史作用與評價,金春峰認為,秦漢以后地主階級面臨在思想上確立與大一統的政治局面相適應的意識形態的任務,董仲舒綜合道法各家思想完成了這一任務。董仲舒思想既是以往思想運動的終點,也構成了新的思想的起點。20世紀60年代學術界對董仲舒思想的評價基本持否定的態度,是一種主觀主義、簡單化的傾向,必須克服這一傾向,恢復歷史的本來面目。金春峰希望自己對董仲舒的研究作為“唯心主義在一定歷史條件下可以起進步作用的一個例證”。[326](www.itpjc.com)

20世紀80年代后期,隨著改革開放的深入和新科學的傳入,出現了從協同論、相似學等科學的角度研究董仲舒哲學的新動態。李宗桂認為,董仲舒的哲學方法首先是按類別組織事物,使其從無序走向有序;其次是由此及彼、由微至著地揭示事物的類型及其相互關系,“天人合一”成為這一方法的協同效果。董仲舒哲學的思辨性高于同時代人之處在于他的方法。但由于他的體系中的唯心主義一面過于茂密,悶死了其方法的合理之苗。[327]李宗桂、格日樂又比較了秦漢醫學(《黃帝內經》)與董仲舒天人感應論的關系,指出陰陽和五行是秦漢醫學和董仲舒的天人感應哲學共同的框架及構建理論的方法依據,兩者具有三個共同特征:天地人相互貫通的整體觀、同類相通的天人感應思想,建立在經驗基礎上的直觀類推法。董仲舒的哲學方法也是自然科學發展到一定階段的產物。兩者的不同是《黃帝內經》認為天可以影響人體,人體不可以影響天;董仲舒則認為兩者可以互相影響。《黃帝內經》沒有把用類和數偶論證天人和諧的方法上升到自覺的高度,董仲舒則是自覺地把它作為方法論來應用。最后,兩者的目的不同。前者是由果求因,為辨證治病提供依據,后者則是為君權神授提供依據,所以,從科學的基礎和社會作用來看,兩者的分別又是很明顯的。[328]關于董仲舒的性三品說,陳玉森認為這是一個誤解,董仲舒沒有此說,所謂“斗筲之性”,指的是統治階級中的沒有德行、氣量小的人而言的。所謂“中民之性”就是“民”,是與圣人、斗筲排列而稱為“中”的,董仲舒認為所有的“民”都是可以教化的。[329]

(二)關于漢代哲學

金春峰出版了《漢代思想史》,[330]這是1949年后中國古代哲學研究領域第一本斷代思想史。金春峰認為,漢代哲學與先秦相比,達到了一個新的階段。漢代哲學融合吸收了先秦各派思想;先秦各家思想都作為一個環節,被綜合和繼承,為此后中國哲學的發展奠定了基礎。“罷黜百家”并沒有對黃老哲學產生效果,因此漢代儒家思想與黃老的對立成為支配漢代歷史過程的現象,兩者對立的實質是目的論和自然論的對立。目的論雖然肯定文化道德對社會和人的發展的意義,但因為賦予這些以目的論的解釋,也阻礙了理性的健康發展。自然論方面則有《淮南子》、《道德指歸》和《論衡》。儒道思想的對立和互補經歷了幾個階段,漢初兩個體系外在地對立,儒學定為一尊后兩者相互融合和吸收,第三個階段是儒家吸收黃老之學形成自己的體系,使儒學發生重大變化。這個時期的代表人物有揚雄、王充、鄭玄等。金春峰指出,漢代認識論思想的基礎是經驗主義,中心問題是探討宇宙生成問題,對于玄遠的問題,都力圖給予經驗的回答,如把老子的“無”解釋為“氣”等,所以漢代的哲學與實證自然科學相近。由于漢代人的思想方法局限于經驗和直觀,所以他們用來整理認識成果的范疇,不是亞里士多德的實體、數量、質量等,也不是康德的抽象的時間和空間,而是與陰陽五行相結合的具體的時間和空間。但是,理性和理性思辨在經驗主義認識方法的基礎上也得到了發展,從《淮南子》、《太玄》、《老子指歸》中都能看到出色的理性成分和思辨因素,甚至董仲舒也發展了辨名析理的理性主義方法。經學古文傳統在鄭玄那里達到高峰,鄭玄結束了漢代經學的煩瑣支離的經驗主義,引老注易,為經學指出了新的出路,從而為以王弼為代表的魏晉玄學做好了準備。支配這一過程的有社會、政治和階級力量的需要,也有理論自身的演變的邏輯,兩者是統一的,也是獨立的。該書在方法論上受馮友蘭哲學史觀點的影響,如從目的論和機械論分析董仲舒,認為漢代哲學是積極的科學性思維等。

《太玄》素稱難讀,鄭萬耕對揚雄《太玄》進行了校釋,可謂《太玄》研究的重要成果。他指出,《太玄》是模仿《周易》的占筮之書,其世界模式與《周易》有同,也有不同。《周易》是陰陽對立的二分法,《太玄》則是從天、地、人三才出發,采取三分法,又列為方、洲、部、家四重八十一首,“把陰陽、五行、天地人、世界上的一切事物都緊密地勾掛成為一個相互聯系的整體,從而描繪了一幅世界聯系的總的圖畫”。[331]其宇宙圖像是建立在當時自然科學基礎上的,其哲學最高范疇為“玄”,即“元氣”,元氣措張開陰陽二氣,二氣相互作用,構成天地。“陽氣發散,形成天體而轉動,陰氣凝聚,成為大地而定型。陰陽二氣一分一合,化生萬類萬物。”[332]揚雄認為,元氣之前無物,克服了《淮南子》“虛廓生宇宙”的理論缺陷。其“陰陽消息”的思想富于辯證法因素,揚雄還提出了“因循革化”的命題。在認識論方面,揚雄的觀點是“貴其有循而體自然”,即按照自然本來的面目認識自然的觀點,在認識的檢驗問題上,提出了“言必有驗”的主張。

av电影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