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頁 ? 百科知識 ?關于王夫之哲學的討論_當代中國哲學史學史

關于王夫之哲學的討論_當代中國哲學史學史

時間:2020-09-14 百科知識

關于王夫之哲學的討論_當代中國哲學史學史

1962年11月18日至26日,湖北、湖南兩省哲學社會科學聯合會在湖南長沙召開紀念王船山逝世270周年學術討論會,會議就王夫之哲學進行了全面的討論。1949年前,王夫之哲學并未受到馮友蘭的重視,兩卷本《中國哲學史》僅略有提及。20世紀40年代,賀麟對于王夫之的歷史哲學給予了較多的重視,認為他關于歷史假借君主之私以成其大公的思想與黑格爾“理性的狡計”的思想十分相似。馬克思主義學者侯外廬則在其40年代撰寫的《船山學案》中認為,王夫之是一個反理學的啟蒙思想家。1962年對于王夫之哲學的討論具有在哲學史研究新范式下為王夫之定位的意義。由于王夫之哲學內涵相對明晰,也不是解放前馬克思主義和非馬克思主義陣營爭論的焦點,所以,關于他的哲學的討論可以說基本未發生分歧。王夫之哲學的意義在當時可以說是發現了一個思想上唯物、政治上愛國、進步的典范,和前此被認為政治上反動(美、蔣的走狗)、思想上唯心的胡適適成對比;兩者都印證并強化了日丹諾夫模式的合法性。對于研究王夫之哲學的意義,李達指出:“我們紀念王船山,首先因為他是一個熱烈的愛國主義者。……其次,特別值得重視的是,王船山在中國歷史上是一個杰出的唯物主義者……王船山繼承以往的唯物主義思想的優良傳統,高舉唯物主義的旗幟,對唯心主義和神秘主義進行批判斗爭,對我國傳統的唯物主義和辯證法思想都有所發展。”[186]關鋒提出“進一步從王船山哲學同宋明理學各派唯心主義的對立中進行研究”,[187]闡明王夫之和朱熹的不同是“唯物主義和唯心主義的對立”。關鋒肯定王夫之哲學中包含了唯物主義的因素,但其歷史觀最終是唯心主義的。(www.itpjc.com)

關于王夫之哲學的具體內容,基本上分為唯物論、辯證法、認識論、人性論、歷史觀等幾個方面。所有學者都同意王船山哲學的性質是唯物主義的。馮友蘭指出,王夫之的自然觀是肯定客觀實在的真實性,“誠”在他那里是客觀實在范疇,其根本是氣,具體內容是器;他提出了“天下惟器”,“無其道則無其器”的命題。[188]蕭萐夫也指出,王夫之以張載的唯物主義為起點,對物質實體“氣”進行了哲學意義的規定,提出了氣的普遍性、永恒性的思想。“誠”在他那里近似客觀實在性。[189]關于王夫之的辯證法思想,馮友蘭指出,內容包括肯定運動、聯系的普遍性,承認對立面的統一和轉化;反對物極則反,認為隨時都可以反;在人性論上,提出性“日生日成”等;不過,王夫之沒有認識到對立面的斗爭。關于王夫之的認識論,馮友蘭指出,他強調認識來源于客觀存在,提出了“能必副其所”的命題;在知行關系上,主張行先知后、“行可以兼知”。朱伯崑對于王夫之關于主客觀的認識進行了總結,指出王夫之既用能、所又用體用關系說明主觀和客觀的關系,肯定客觀為體,主觀為用,從而把存在是第一性的原理推廣到了認識論。同時,王夫之也強調了認識過程中主觀能動性的作用。[190]馮友蘭和朱伯崑都強調“理具于心”的思想是王夫之思想的不徹底之處。關于王夫之的歷史觀,蕭萐夫認為,他把唯物主義自然觀推進到歷史領域,提出了進化論的歷史觀,肯定歷史的發展具有規律性,提出了“理勢合一”的命題,他把理、勢合稱為“天”,天的內涵又是“民心之大同”、“即民見天”等。不過,他也有畏民的思想,更為重視圣人的意見。他把民之天歸結為人的飲食男女之欲,具有啟蒙的意義。[191]蕭萐夫肯定,王夫之總結和終結了宋明道學唯心主義,他是啟蒙哲學的代表。

除上述學者外,嵇文甫等人研究了王夫之的歷史觀,唐明邦等研究了王夫之的《易學》思想,關鋒研究了王夫之的《老子衍》、《莊子通》,張豈之研究了王夫之的《張子正蒙注》等。中華書局出版了這次會議討論的文集《王船山學術討論集》。嵇文甫還出版了《王船山學術論叢》,對王夫之的學術淵源、哲學性質、階級立場等進行了研究。他認為,王夫之是泛神論者,不是無神論者;是開明的地主,不代表市民階級;不是民主主義者,還是儒家的仁政思想傳統。[192]

av电影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