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頁 ? 百科知識 ?關于“愛人”的超階級性問題_當代中國哲學史學史

關于“愛人”的超階級性問題_當代中國哲學史學史

時間:2020-09-14 百科知識

關于“愛人”的超階級性問題_當代中國哲學史學史

“仁”的超階級性問題和思想的“普遍性形式”是從孔子哲學討論中衍生的關于哲學史研究方法論的問題。

如前所述,馮友蘭提出孔子的“仁者愛人”的含義之一是愛與自己相對的“別人”。1960年8月5日,李啟謙在《光明日報》發表文章,認為馮友蘭缺乏唯物主義的階級分析的觀點和方法,把孔子的“仁”說成是“無階級、無差別、無分別的泛愛”。[63]1961年8月,關鋒、林聿時撰寫了《論孔子》,認為孔子的思想體系是折中的雜拌,“仁”是有階級性的,“‘愛人’不是愛一切人”。[64]1961年9月27日,北京市哲學會邀請馮友蘭作《關于孔子思想》的報告。馮友蘭對關鋒、林聿時的《論孔子》提出不同意見,認為孔子第一個自覺地提出了世界觀的問題,“仁”具有“自我意識”的意義,因而在人類認識史上有重要價值。[65]不久,他發表《再論孔子——論孔子關于“仁”的思想》,和關鋒、林聿時商榷。馮友蘭認為,孔子的仁,有作為道德和世界觀兩種含義。作為道德,即克己復禮和忠恕之道。忠恕之道“在人與人的關系上,是一個很大的進步。這表示,孔子認為自己跟別人是平等的。這也就含有一種意義,認為人與人之間,從一定的角度看,有一定的平等的關系”。[66]馮友蘭認為,“個人的發現以及個人之間有一定的平等關系的認識”,是當時一個新的階級,即地主階級意識的表現。他們能“在一定的程度上,抽象地承認,人與人之間有一定的平等關系”。[67]作為世界觀的“仁”,表現了人的自我意識的覺醒,“具有人的類意識和類行為的意義”。[68]關于“愛人”的“人”,馮友蘭不同意趙紀彬的“人”是貴族,“民”是奴隸階級的解釋,認為春秋以后“人”泛指所有的人。如果一方面認為孔子為了調和階級矛盾才提出“愛人”,另一方面又說“人”指奴隸主貴族,那“愛人”就不是調和階級矛盾的招牌了。關于“博施于民而濟眾”,馮友蘭認為,確如關鋒等所講,孔子認為是不現實的,因為這需要一定的條件。但孔子“認為這是很應該的。這就不是奴隸主貴族的思想”。孔子至少在理論上承認,對于奴隸階級也要仁。“在奴隸制向封建制轉化的時期,這種理論也還是可貴的。”[69]

馮友蘭借用馬克思和恩格斯的概念,認為“仁”是普遍形式的思想。他說,“愛人”、“己欲立而立人”“是以普遍性的形式提出來的。這種形式是不是也有一定的歷史意義呢?我認為是有的。馬克思和恩格斯有一段話可以說明這一點。他們說:‘事情是這樣的,每一個試圖代替舊統治階級的地位的新階級,就是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而不得不把自己的利益說成是社會全體成員的共同利益,抽象地講,就是賦予自己的思想以普遍性的形式,把它們描繪成為唯一合理的、有普遍意義的思想。進行革命的階級,僅就它對抗另一階級這一點來說,從一開始就不是作為一個階級,而是作為全社會的代表出現的;它儼然以社會全體群眾的姿態反對唯一的統治階級’”。[70]那么,這種思想是不是欺騙?馮友蘭認為,不全是。他繼續引用馬克思和恩格斯的話說:“革命階級之所以能夠這樣做,是因為它的利益在開始時的確同其余一切非統治階級的共同利益還多少有一些聯系,在當時的那些關系的壓力下還來不及發展為特殊階級的特殊利益。因此,這一階級的勝利對于其他未能爭得統治的階級中的許多人來說也是有利的,但這只是就這種勝利使這些個人有可能上升到統治階級行列這一點講的。”馮友蘭指出:“這就是說,在一個階級還是上升階段的時候,它的思想上的代言人的思想所具有的那些普遍性形式,還不完全是欺騙。”[71]孔子所代表的是一個上升的階級,他關于人的思想等,不可能是沒落的奴隸主階級的思想。“這些思想,不管它的欺騙性大小,在當時說,都是比較新的進步思想。這些思想是沒落階級所不能有的。”[72]孔子在中國哲學史上首次提出了人必須有一種自覺的世界觀的思想,這個世界觀就是“仁”,有這種世界觀的人叫做“仁人”。孔子提出世界觀問題,具有重要的意義,是人類自覺的表現;忠恕之道,表現了人與人的平等;“仁”也有人的自我意識的意義,有人的類意識和類行為的意義。孔子哲學在幾千年能夠處于統治地位,固然由于統治階級的支持,也由于它本身能夠有很大的影響,這不是一個雜拌體系能夠做到的。

關鋒、林聿時很快發表了《再論孔子——兼論哲學史方法論的一個問題》,對馮友蘭的商榷作出了回應。他們認為,社會存在決定社會意識的歷史唯物主義根本原則“是哲學史研究工作的根本的方法論。這一根本方法,要求對歷史上的哲學體系和每一哲學命題作歷史的具體的分析,而不能脫離歷史作孤立的抽象的邏輯分析”。[73]“所謂歷史的具體的分析,即根據一定時代的社會制度、階級斗爭分析哲學命題的固有的意義”。如果脫離歷史對哲學命題作抽象的邏輯分析,就會牽強附會,把古代思想現代化,“把古代一個哲學命題從邏輯上可能推演出來的意義當作它實有的意義,這也就是把今人的思想強加給古人。這種做法還可能把我們的哲學史研究工作引向超時代、超階級的錯誤道路上去”。[74]關鋒、林聿時強調,對于孔子學說的核心——“仁”,應“放在一定的歷史環境下,放在春秋時代的‘階級統治形式改變的事實’、階級斗爭的事實中進行考察,追溯孔子的仁學的萌芽,揭露孔子仁學的對立面,從孔子仁學同當時其他思想的對立中把握它的具體的內容和階級實質。只有這樣,才能解決問題,才‘不致糾纏在許多細節或各種爭執意見上面’”。[75]是進行具體的歷史分析,還是進行抽象的邏輯分析,是研究孔子仁學的方法論的關鍵。這里的“邏輯”有兩個含義:“抽象的邏輯”和與歷史一致的“邏輯”,即辯證法意義的“邏輯”。關鋒認為馮友蘭用前者代替了后者。

關鋒、林聿時認為,孔子代表沒落、保守的奴隸主貴族的利益,基本面是保守和反動的。“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人”,不是一般意義上與自己對立的他人,如果這樣解釋,“‘人’就成了超歷史、超階級的,不是處在一定歷史時期和一定階級地位的人了,而‘立’和‘達’就成了空洞無物的超階級、超歷史的東西,孔子的仁學也就被解釋成資產階級的人本主義了”。[76]他們提出,孔子的仁學的歷史背景有兩方面:一是適應氏族制度的瓦解來討論人和人的關系;一是當時新興地主階級和奴隸主階級之間的激烈斗爭。前一方面決定了它的進步性,后一方面決定它的保守性。孔子仁學的主要方面是適應保持奴隸主統治的需要,調和階級矛盾。他們提出,《左傳》、《國語》中關于“仁”的說法可分為三類。一類是禮讓、敬、愛親、不怨、不比周等,這些是針對臣弒君、子弒父的,是調和統治階級內部矛盾的,“孔子的仁學就是這種流行觀念的集中化和概括化”。[77]也有一種仁,如“殺無道而立有道,仁也”;“見不仁者誅之”、“夫仁者講功”等,這些是地主階級的仁學,“孔子的仁學基本上是奴隸主階級的仁學,而和新興地主階級的仁學的觀點相對立”。[78]此外還有勞動人民的仁學,“為富不仁,為仁不富”等。《論語》中“人”指的是奴隸主階級和新興地主階級以及自由民,“民”指奴隸;在“仁”、“禮”關系中,“禮占有主導的地位,恢復周禮便是他的主要任務”。孔子思想有沒有一些進步意義?關鋒、林聿時認為,孔子的思想雖比西周奴隸主有所進步,但進步性并不強。不久,他們又在《光明日報》發表《三論孔子》,認為孔子的“克己復禮”,所復的是要瓦解的周禮。所謂孔子是“托古改制”,名義上是恢復周禮,實際是創造地主階級的“禮”的說法是沒有根據的。周禮是一種等級制度,它按照天子、公侯、大夫的級別規定禮典。“禮不下庶人”不是說“禮”對于庶人沒有約束力,而是庶人所必須遵守的,不存在下到庶人不下到庶人的問題。“齊之以禮”是說大家都要遵守“禮”,強調的是“禮”的教化作用,而不是說對庶人一律平等對待。[79](www.itpjc.com)

針對馮友蘭的觀點,趙紀彬也發表了《仁禮解故——〈論語初探〉補編初稿之一》,加入討論。趙紀彬重視“己”的范疇,指出“為仁由己”的“己”與“人”對稱,是春秋井田制瓦解,新興個體經濟發展時期“個體私有制經濟范疇”的“人格化”,在孔子的“仁”的思想中具有“主體的意義和方法論的出發點地位”,“在一定程度內反映了新興封建生產關系發展的要求”,[80]是孔子思想積極的一面。“克己”強調的是“發揮個人主觀能動性”。“克”是能、肩任、堪任;“己”是“仁”的主體。但是,“己”的視聽言動都受“禮”的支配,“禮”對于“己”成為先驗的支配力量,則是孔子思想的歷史局限性或階級局限性所在。孔子以“復禮”為“為仁”目的,在“仁”、“禮”關系中,“‘禮’為第一位,‘仁’為第二位,亦即不是用‘仁’來改造禮,而是用‘禮’來限制‘仁’。此是孔子思想歷史局限或階級局限的另一主要標志”。[81]趙紀彬認為,“‘由己’與‘復禮’相矛盾,‘克己復禮為仁’乃是調和矛盾的命題,孔子關于‘仁’的思想亦即在‘人’的內部調和矛盾的折衷主義思想”;“‘仁’的折衷主義思想,在由奴隸制向封建制轉化的春秋過渡時期,從客觀上看,是封建生產關系尚未取得統治地位的反映;從主觀上看,則是孔子的維新政治立場的集中表現”。[82]孔子的維新路線的特點是既害怕禮被“革命暴力”從根上被摧毀,又不甘與楚狂接輿等極端維護井田制那樣的人同樣逆流而動,企圖對“禮”酌加損益,延續其存在,“力求在‘禮’的約束下通過維新道路過渡到封建制社會”。“所謂維新路線的折衷主義實質,即從解決‘己’與‘禮’的矛盾中暴露出來。……與‘克己’、‘由己’同時,孔子又提出了‘絜己’、‘修己’、‘恭己’以及‘行己有恥’和‘其行己也恭’,均表明當作個體私有制經濟范疇人格化的‘己’,在孔子的仁的思想中,雖給予了主體的意義和方法論的出發點地位,而卻不允許‘己’無節制的發展,亦即‘己’必須屈抑于‘禮’。”“所謂以‘禮’約‘己’,其經濟意義即是要求個體私有制與井田公有制并存,而此種并存的實質,亦即限制新興的個體經濟的充分發展。”[83]“在春秋過渡時期,對于個體私有制的新興封建經濟,不為之開辟應有的場所反而限制其充分發展,實乃阻礙歷史前進的一種保守的甚至反動的政治主張。”[84]“孔子以‘禮’限定‘仁’而不以‘仁’改造‘禮’的折衷主義調和思想,相對于奴隸主階級的死硬派(君子而不仁者)而言,固有其進步性;但相對于新興個體私有制利益擔當者的變革路線(未有小人而仁者),則是一種‘促退’或‘桎梏’性說教。但亦正因為‘仁’系為‘禮’所限定,而‘己’又必為‘禮’所約束,亦即政治標準與倫理標準均以‘禮’為內核,故孔子思想中的‘仁’與‘人’,遂亦各有具體的歷史內容或階級意義,而絕非‘一般的’或‘抽象的范疇’。……并不能如馮先生所解,認為孔子關于‘仁’的思想為‘愛一切人’。”[85]趙紀彬又補充了三個論點:首先,人是一切社會關系的總和;其次,《論語》中的人具體名目頗多;再次,孔子對一切人并未一視同仁,所謂“愛人”照字面上講是愛一切人的說法,不是從客觀事實而是“從觀念出發”的,只是“字面上”的孔子思想;受禮限定的“仁”也不是“愛一切人”的抽象德目,而是有階級內容的上層建筑。宋明理學把“克”釋為“勝”、“去”,把“己”釋為“私”、“私欲”,把禮釋為“天理之節文”,由此引出天理人欲對立的話題,清儒如毛奇齡等對此已經揭露,顏李學派也進行了徹底的批判。“‘克’與‘己’二字字義訓解的歧異,實質上乃是唯物主義與唯心主義斗爭的標志。”[86]程朱訓“己”,“將春秋過渡時期的個體私有制經濟擔負者抽象化,從而失去‘己’的階級內容和歷史意義,以便于身份性地主階層用‘克盡己私’的理論武器,以抵制非身份性地主階層的‘變法’及所謂的‘功利之學’,進而向農業、手工業生產者群眾遂行‘以理殺人’的思想斗爭”;馮友蘭“則將程朱所抽象化者‘接著’更進一步抽象化,以致將‘克己’訓解成為資產階級的‘平等’觀念。……馮先生所講,乃是孔子關于‘仁’的思想的本義。亦正因為如此,其訓解的抽象化方法和得出的現代化結論,亦即去孔子的‘克己’本義愈遠,并陷于自己矛盾而不自知”。[87]趙紀彬問,馬克思和恩格斯在《神圣家族》中批判的資產階級的自我意識,即“把別人當作和自己平等的人來對待”的意識,如果可以與孔子的“仁”互訓,那么,奴隸制、封建制、資本主義制度之間是否還存在本質區別?[88]

1962年6月,中國科學院山東分院歷史研究所等單位舉辦孔子學術研討會,馮友蘭在會上發言,重申孔子的“仁”是超階級的,孔子的“泛愛眾而親人”,“眾”就是勞動人民,就是平民。在階級社會里,雖沒有超階級的愛,但有超階級的思想和言論。孔子的“愛人”是超階級的,只是不能實行罷了。超階級的言論也并不一概是虛偽的。春秋末期封建地主和其他反奴隸制的階級利益有一致的地方,所以孔子提出“愛人”,并不全是虛偽。[89]會后,馮友蘭發表了《再論孔子》,認為在一定的歷史條件下,一個思想家的思想即使有很少的新內容,也必須承認,這個思想家是進步的。仁和教育思想是孔子思想中新的一面,春秋又是從奴隸制向封建制轉化的過渡時期,所以仁和教育思想是孔子思想的主要內容,孔子是當時新興地主階級的思想代表,是一個改良主義者,他的思想中新的一面是主要的,維護舊制度一面不是主要的,所以孔子基本上是進步的。[90]

對于關鋒、林聿時的觀點,晁松廷提出了不同意見。他指出,關鋒、林聿時認為孔子的仁學是奴隸主貴族的仁學,不是新興地主階級的仁學,他們對于孔子仁學的論證,在材料、觀點、方法解釋方面存有很大的距離。從季氏和孔子的關系上看,孔子是季氏所提拔,季氏和孔子關系始終不壞,孔子不是反對季氏、擁護魯國公室的人。孔子墮三都是為了消滅陽虎等陪臣,鞏固季氏實力,而不是鞏固魯國公室。從季氏實行田賦上看,孔子并不是反對田賦,而是反對加重對人民的剝削。季氏逐出魯昭公多年,孔子對此并沒有批判;孔子周游列國,也沒有恢復魯國公室的言論。所以,孔子并不反對季氏,也不是要張公室,“他是站在新興地主階級的立場,順應歷史潮流前進的”。[91]關于仁學問題,在他看來,關鋒、林聿時認為孔子的仁學屬于奴隸主階級的仁,并不符合孔子仁學的本來面目。他們強調關于孔子的“仁”是“禮讓”,可是孔子提出過“當仁不讓于師”,“見義不為無勇也”,可見“禮讓說”并不準確;而“仁人不黨”有直接的事實,與孔子的“己欲立而立人”意義不同。“立人”之“人”不是異黨,“己”不是“己黨”。“君子周而不比”,與孔子的仁學沒有直接關系。麗姬所說的“仁不怨君”與“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在邦無怨,在家無怨”沒有聯系。視民如子與孔子的節用而愛人是吻合的。孔子亦不排斥功利,仁學以功利為主要內容,如對管仲的稱贊、對子產不毀鄉校的稱贊,都是以功利為標準的。晁松廷認為,孔子仁學反映了時代精神的特點,對于人民力量的認識也清楚,所以僅僅從當時個別人關于仁的說法中找孔子仁學的來源是不全面的;“同時只從合于主觀意圖的觀點來找個別例證,更難符合孔子仁學的真正來源”。[92]“人”和“民”的用法沒有嚴格區別,如“中庸之為德,民鮮久矣”,如果“民”為奴隸,要求其具有中庸之德,便不合理。“孔子的仁學,是順應著奴隸解放潮流而提出的創見,他吸取了春秋時期關于進步方面人的概念成分而更有系統的學說,認識到春秋時期進步人士所論證的人民在當時社會所起的偉大勢力。因而在他的仁學中反映了當時社會變革時期對人的重視。愛人是孔子仁學的中心內容,而人是包括民的。仁愛不專是對統治階級而言的。……孔子仁學是有系統的創見。但他受了傳統的禮的限制,時代的限制,有一定的保守思想。然這對奴隸解放確起了促進作用。”[93]關于孔子復禮問題,晁松廷認為,關鋒、林聿時不同意孔子對于周禮作了基本修正的觀點,認為持這種觀點的人只有“禮下與庶人”一條。其實,證據不止一條,如創辦私學打破了官學制度,舉賢才打破了世襲制度,“吾其為東周”是奪權建立新王朝的思想,還有改正朔易服色的思想等。周禮的重要內容為軍事和祭祀,但孔子說軍旅之事乃未學也;又說“敬鬼神而遠之”,把周禮認為的大典看得無足輕重,所以說孔子以復周禮為己任,說不通。總之,仁學是孔子的中心思想,反映了歷史的趨勢,代表著人民性。

對于趙紀彬的《仁禮解故》,馮友蘭發表了《再論孔子關于“仁”的思想》。他指出,“克己”的“克”有“勝”和“能”兩個意思,《左傳·昭公十二年》楚靈王和子革的對話中,已經以“勝”解“克”,以“克己”為“勝己”,何晏《論語集解》引馬融說,以“約身”解“克己”。歷來經學家都作“克”解,清儒進行了翻案。這種翻案是他們與程朱道學進行斗爭的一部分,他們的斗爭有積極意義;但作為對于《論語》的解釋,則是不正確的。作“能”的“克”在古漢語中一般還結合有一個動詞,如“克明峻德”、“克配上帝”等,而“克己”的“己”是名詞;《論語》下文講“四勿”,恰好也是節制的意思。“克己”也是要靠自己的努力,所以“為仁由己”。孔子雖然“復禮”,但他的“禮”已經注入了“仁”的內容,與周禮不同,以新充實了舊,舊也變了質。具體是禮要下及庶人,這樣禮就與原來的周禮不同。“孔子所說的‘愛人’就其普遍的形式說,是超階級的愛。在階級社會中,超階級的愛是沒有的。但是超階級的愛的言論和主張是有的。這是兩回事,不可混同。”[94]趙紀彬和關鋒都認為愛人是愛本階級的人,但又說“愛人”是調和階級矛盾,這其中存在矛盾。主張階級調和的人,思想并不都是雜拌。高贊非也認為,“仁”不僅是忠恕,而是多層次的,其一般層次是“愛人”,即封建的人道主義,其特殊意義則是一種忘我的、無私的、積極奮發的精神,是孔子所指的最高的道德標準。它是孔子世界觀的重要組成部分,是他的一切思想的出發點。[95]不久,馮友蘭又發表了《關于孔子討論中的一些方法論問題》,提出了評價孔子的四個方法論問題:第一,孔子代表的是剝削階級,所以不能用非剝削階級的標準要求他,認為他不反剝削所以就不進步甚至反動;第二,地主階級是當時新出現的一個進步階級,孔子的思想基本上符合地主階級的利益,在當時是進步的,不一定代表人民進行革命才算進步;第三,奴隸社會和封建社會的差別沒有資本主義社會和封建社會的差別那么大,等級制度在奴隸社會和封建社會都有,孔子在這方面的言論和思想不能證明他是什么階級的代言人;最后,劃分奴隸社會和封建社會的區別在于剝削方式的不同,其余的都不相干。從上幾點看,孔子主張復禮,但等級制不是奴隸社會所特有的,與奴隸制的剝削形式也不一定有必然聯系,由此不能斷定孔子的思想是反動的。孔子反對較重的剝削,在一定程度上把勞動人民當人看待,孔子“從仁發現‘人’”,“他的愛人,是有普遍的形式”。[96]馮友蘭引用馬克思《資本論》的一段話作為理論根據:“在某種意義上,人是和商品一樣。人到世間來,沒有攜帶鏡子,也不像菲希特派的哲學家一樣,說‘我是我’。人最先是以別一個人反映自己。名叫彼得的人會當作人來和他自己發生關系,是因為他已經把名叫保羅的人,看作是和他自己相同。這樣,有皮膚毛發的保羅,就用他這個保羅的肉身,對于彼得,成為人這個物種的現象形態了。”[97]孔子的“仁”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奴隸得到解放和新的生產關系產生的社會事實,孔子重視“仁”,表明他擁護新的生產關系,他以普遍的形式提出“仁”,是當時地主階級向奴隸主階級爭取勞動人民的武器,無論“仁”的思想在孔子哲學中分量有多大,都必須承認孔子是一個進步的思想家,因為他提出了一些新的東西。[98]

在討論中,對于孔子的“仁”、“禮”思想等,正、反兩方面都充分發表了自己的意見,客觀上加深了對孔子的理解,成為中國哲學史研究的可積累性成果。但是,當時的研究是在“革命史觀”的框架下把研究作為進一步革命的一個環節進行的,評價的標準都是從革命出發,對古人未免苛求過甚。馮友蘭所提出的四點,其實都是針對“革命邏輯”的。至于訓詁,則和思想形成復雜的關系。趙紀彬對于“人”、“民”、對于“克”的考證,一方面啟發了理解孔子思想的另一個角度,另一方面也使我們對究竟是訓詁決定觀點還是觀點決定訓詁感到困惑。

av电影在线观看